本script功能提供解決Flash動畫ActiveX控制項外框的功能,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您閱讀本網站資訊。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紀念抗日戰爭勝利暨臺灣光復65週年特展專輯中文版TOP BANNER FLASH選單連結 首頁 中文版 ENGLISH
•首頁 •中文 •English

::: 左邊選單

紀念抗日戰爭勝利暨臺灣光復65週年特展專輯中文版左邊選單


 
::: 總統序

現在位置 | 首頁 > 總統序

 
總統序
今年,民國99年(2010)的10月25日,是中華民國抗日戰爭勝利暨臺灣光復65週年紀念日。為紀念這一段重要的歷史,臺灣省政府與臺北市政府聯合舉行相片特展,並將這些珍貴的歷史圖像,彙集成冊,以中英雙語印行,以供世人瞭解過去,記取教訓,以史為鑑,策勵未來。

序-馬英九相關圖片 這些歷史相片有力地證明了當年對日抗戰是由中華民國政府領導的歷史事實。我們從相片看到:民國26年(1937)7月7日盧溝橋事變之後,國軍在裝備落後、實力不足的劣勢下浴血苦戰,抵禦外侮,犧牲了322萬官兵,包括兩百多位將領,人民的死亡估計更在2000萬以上。 這些不屈不撓、可歌可泣的壯烈事蹟,在六、七十年後的今天讀來,仍然令人熱血沸騰、肅然起敬。當時在蔣中正委員長領導下,全國軍民團結一心,艱苦奮鬥,以持久戰粉碎日本軍閥「三月亡華」的美夢,並採取「以空間換取時間」的大戰略,讓日軍泥足深陷,進退維谷,終至一敗塗地。

沒有抗戰勝利,就沒有臺灣光復,臺灣就無法脫離日本殖民統治,也不可能重回中華民國版圖。但是,多年來海內外一直存有一種謬論,以為日本戰敗投降後,只是拋棄臺灣主權,並未明言歸還給誰?臺灣地位因而未定。此種說法,與史實完全不符。

民國27年(1938)4月1日,中國國民黨在武昌舉行第五屆臨時全國代表大會,會中通過「抗戰建國綱領」,當時蔣中正總裁呼籲「恢復高(麗)臺(灣),鞏固中華」,明確表達收復臺灣的決心。民國30年 (1941)12月9日,珍珠港事變第二天,中華民國政府在獨立抗戰四年後,正式對日宣戰,並聲明「一切條約協定合同有涉及中日之間關係者一律廢止」,其中當然包括清光緒21年(乙未年,1895)割讓臺灣給日本的「馬關條約」在內。民國32年(1943)12月,中、美、英三國領袖在埃及開羅舉行會議,發表「開羅宣言」(Cairo Declaration),宣示三國領袖集會目的「在使日本竊取於中國之所有領土,例如東北四省、臺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民國34年(1945)7月,納粹德國已戰敗投降,盟軍邁向全面勝利之際,當時在德國柏林近郊波茨坦集會的美英兩大盟國邀請中華民國對日本共同發表「波茨坦公告」(Potsdam Proclamation),這是盟軍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最後通牒,其中第8條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履行,而日本主權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等四大島,以及盟國所決定的其他小島」。

民國34年(1945)8月14日,在兩次遭受美軍原子彈轟炸後,日本政府終於通知盟國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軍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天皇的代表外相重光葵與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在東京灣美國軍艦密蘇里號上,向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投降。日本降書(Japanese Instrument of Surrender)第1條即規定日本天皇無條件接受「波茨坦公告」。麥克阿瑟將軍隨即發布第一號命令,要求在中國大陸、臺灣及北緯16度以北的法屬越南境內的日本軍隊,向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中正委員長投降。同年9月9日,日本的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大將在南京向中華民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投降,降書中第1、2條也明確承諾接受「波茨坦公告」。以上三份文件─「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與「日本降書」─構成中華民國光復臺灣的法律基礎。美國一向將此三項文件視為具有拘束力的國際條約或協定,而非僅僅是戰時政策性的聲明而已,因為這些文件的內容,都是盟國國家元首彼此或與日本天皇共同在他們職權範圍內代表國家對重大議題所作的具體承諾,在國際法與外交實務上,對他們的國家當然具有拘束力。因此美國將「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與「日本降書」分別列入《1776-1949 美國條約與國際協定彙編》(Treatie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1776-1949)、《美國法規大全》(United States Statutes at Large),「日本降書」也編入《聯合國條約集》(United Nations Treaty Series),對參與或簽署的國家(即中、美、英、蘇、日),甚至世界其他國家均具有法律拘束力。1我國當然也將這些文件視為國際條約,對中華民國與日本都具有拘束力。有些人以為這些文件只是「新聞公報」,是相當嚴重的誤解。

民國40年(1951)9月盟國在舊金山舉行和會,簽署「對日和約」,日本同意放棄過去侵佔的外國領土。由於中國內戰因素,中華民國政府並未受邀與會。因此,該約第26條規定:未參與和會的盟國,應個別與日本簽署和約。民國41年(1952)4月28日(即「舊金山和約」生效日),我國乃依據「舊金山和約」第26條的規定,與日本在臺北簽訂「中日和約」,其中規定中日兩國終止戰爭狀態(第1條),日本放棄對臺灣、澎湖、南沙群島、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第2條),呼應中華民國對日宣戰公告內容,溯及廢止民國30年(1941)12月9日以前中日雙方所締結之一切條約協定(當然包括割讓臺灣澎湖的馬關條約在內)(第4條),並確認臺澎地區人民已具有中華民國國籍的事實(第10條),以國際條約的形式接受了臺灣、澎湖屬於中華民國。上述歷史文獻有一部分在這次展覽中也有展出,當可徹底破除臺灣不是中華民國領土的謬說。

此次展覽另一個焦點是日據時代臺灣民眾抗日的史實。甲午戰敗,乙未割臺。當時割臺之議一起,就遭到北京與臺灣各界強烈反對,除在北京臺籍舉人及官員汪春源等五人上書反對外,康有為聯合各省進京趕考的舉人「不畏斧鉞之誅」,「公車上書」向光緒皇帝要求「誅奸相,絕和議」,甚至提出「棄臺民即散天下」的警告。而日本據臺初期,亦遭到臺灣居民組成的義軍強烈抵抗,一共花了五個月的時間,並多次從日本增兵,到1895年11月才攻陷全臺,難度與死傷均超過前一年遼東之戰。其間征臺軍統帥能久親王(明治天皇之叔叔北白川中將)及第二旅團長山根信成少將,均傷重而死(時稱病死)。而日軍從北到南,所至之處,採「無差別殲滅」(不分軍民、男女、老幼)與「三光掃蕩」(殺光、搶光、燒光),城鎮乃盡成焦土,臺灣軍民死傷估計在十萬人以上。

日本自光緒21年(1895)6月17日「始政日」開始統治臺灣之後,臺灣人武裝與非武裝的抗暴運動不斷。光緒24年(1898)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與他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頒布「匪徒刑罰令」,同時制定「土匪招降策」引誘抗日份子「歸順」後集體屠殺,後藤新平在《日本殖民地政策一斑》中,坦承誘殺抗日份子16,000人。從展覽圖片即看到,民國4年(1915),日本統治20年後,仍然發生西來庵事件,866人被判死刑;1920年代「臺灣文化協會」與「臺灣民眾黨」等團體改採非武裝抗爭策略,要求撤廢歧視性的「六三法」運動與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多人被捕下獄或嚴密監控;民國19年(1930)的「霧社事件」,日本殖民政府再以殘酷手段(包括使用飛機、大砲與毒瓦斯)鎮壓原住民莫那魯道領導的抗暴行動,造成800多位臺灣民眾死傷,震驚世界,國際聯盟派員來臺調查,總督石塚英藏、臺中州知事水越幸一等高官被迫辭職。

從清光緒21年(1895)割臺之後,臺灣抗日運動從未稍歇,臺灣抗日志士從早期吳彭年、吳湯興、徐驤、姜紹祖、林朝棟、許肇清、李品三、蕭光明、丘逢甲、劉永福、簡大獅、柯鐵、林少貓、余清芳、羅俊、江定、羅福星、林祖密,到中期爭取自治、民主的如林獻堂、蔣渭水、廖進平、翁俊明、蔡培火,及後期蔡忠恕、李建興等的地下運動,皆以不同方式,進行反日活動,有的甚至於赴大陸參加抗戰,如李友邦、宋斐如領導的「臺灣革命同盟會」,丘念台領導的廣東東區服務隊,李萬居參加的「國際問題研究所」、謝東閔參加的「廣西日報」、林正亨參加緬甸遠征軍及黃朝琴進入外交界出任國內外要職,為抗戰貢獻心力等等,他們都志在光復臺灣,留下宛如史詩般的壯烈事蹟,令我們後輩感動不已。

所以,從甲午戰敗清廷割讓臺灣後,救亡圖存的民族意識快速崛起,終而傾覆滿清帝制,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隨後國民革命的浪潮與抗戰的聖火,讓臺灣掙脫日本50年殖民統治的枷鎖,重回中華民國版圖。遙想當年臺灣志士丘逢甲抗日失敗,內渡大陸,寫下「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和「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臺灣」的著名詩句,百年之後讀來,仍可感受那種錐心之痛。當時的孤臣固然無力回天,但五十年後中華民國全國軍民團結在蔣委員長的領導下,終能擊敗日本,光復臺灣。而當年大陸與臺灣同胞互為奧援,往來密切,光復臺灣是大家共同的心願,也是共同努力的成果,這段歷史,實在彌足珍貴。

今天,我們紀念抗戰勝利暨臺灣光復,是紀念和平肇始,也是紀念對立終止;目的不在仇日反日,而在感念先賢的奉獻犧牲,才有今日臺灣自由、民主、繁榮的社會。我們可以原諒日本侵略者、殖民者的錯誤,但血淚的歷史絕對不能遺忘,也不容許再次發生。

以圖片回顧歷史,具有重大的教育意義。我們從中瞭解近百年臺灣與中國大陸密不可分的關係,以及臺灣如何從日本侵略者與殖民者手中重新回到中華民國懷抱,更看到日本侵略的史實與戰爭的可怕,讓我們也更加體會和平的珍貴。希望國人記取歷史教訓,精誠團結,大力建設臺灣,大步往前邁進。

總統馬英九簽名


1參考Charles I. Bevans,Treatie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776-1949, Vol. 3 (Multilateral 1931-1945),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69, pp. 858, 1204-1205, 1251-1253; United States Statutes at Large, Vol. 59, Part II,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46, pp. 1733-1739; United Nations Treaty Series, Vol. 139, New York: United Nations, 1952, pp. 387-393.

 

 

 

footer區塊 通過A+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通過A+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footer資訊
footer區塊 感謝單位 隱私權保護 資訊安全政策 footer區塊
:::